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Mou Mou Jidian Generator
发电机维修 发电机回收
发电机出售 发电机租赁
客户统一服务热线

013-64287781
11763145921

4小型发电机
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小型发电机 >
赏析:由《江雪》窥柳宗元的精神世界

赏析:由《江雪》窥柳宗元的精神世界

本文摘要: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押仄韵的五言绝句《江雪》,是柳宗元的代表作之一,作于他谪居永州(今湖南零陵)期间。 诗人仅用二十个字,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幽静清冷的境界。一场大雪笼罩了“千山”、“万径”与“寒江”,在这一片白雪茫茫之中,只有一位披蓑衣、戴竹笠,悄悄垂钓的老翁。四句诗有山、有水、有孤舟、有渔翁垂钓,人物与景致十全十美,诗情画意呼之欲出,好像展开一幅名师工笔的冷色调水墨画。

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押仄韵的五言绝句《江雪》,是柳宗元的代表作之一,作于他谪居永州(今湖南零陵)期间。

诗人仅用二十个字,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幽静清冷的境界。一场大雪笼罩了“千山”、“万径”与“寒江”,在这一片白雪茫茫之中,只有一位披蓑衣、戴竹笠,悄悄垂钓的老翁。四句诗有山、有水、有孤舟、有渔翁垂钓,人物与景致十全十美,诗情画意呼之欲出,好像展开一幅名师工笔的冷色调水墨画。

也正如《唐诗三百首》编者蘅塘退士所评:“二十字可作二十层,却是一片,故奇。” 一般而言,江南不会下如此大雪,后人多认为此诗是柳宗元凭梦想象设景抒情,以凄清严寒的境界,宣泄政治上的郁闷苦恼,体现自己清高孤独的人格和深感世态炎凉、仕途无望的灰心情绪。

也有人出于对诗人的佩服和追慕,以自己的臆想推测作者的情感,简朴地将此诗划入逆境自强、坚韧不屈的战斗精神领域。应该说,这两种看法都未能准确地表达出作者创作时的精神世界。柳宗元21岁即考中进士,可谓少年得志;五年后他再中博学宏词科,任集贤殿正字,更是以满腔热忱投入到一场官仕事业的追求中。

公元805年,32岁的柳宗元因参预王叔文团体革新失败,被贬永州,十年后再贬更荒芜的柳州(今广西柳州),直至公元819年病卒于柳州,年47岁。从少年犹豫到中年谪贬,郁郁不得志而客死异乡,在诗人的作品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变迁所带来的情感波涛。从现有资料分析,《江雪》的创作时间无疑是在谪迁永州之后。

再观《柳河东集》,在《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中写道:“二年(元和二年,即公元807年)冬,幸大雪逾南越中数州。数州之犬,皆苍黄吠噬走者累日,至无雪乃已。”可见,在柳宗元谪贬永州后两年确实遇到了一场华南历史上稀有的大雪,《江雪》极有可能创作于今后不久。

这一时期也正是柳宗元思想起伏最大的时期。纵观诗人这一时期前后的作品,固有“倚楹遂至旦,寥寂将何言”(《中夜起望西园值月上》)的怅然若失,亦不乏“虽万受摈弃”,也“不更乎其内”(《答周君巢饵药久寿书》)的努力态度。可以推测,诗人初贬永州时是渺茫与期望、灰心和孤独并存的矛盾心理。

他一方面深感世态炎凉,异乡孤寂,另一方面临那场政治失败又耿耿于心,仕途难弃,依旧存有东山再起的祈盼。面临眼前漫天大雪,他怎会不在心田泛起如潮波涛呢? 正因如此,诗人在诗中不惜用一半篇幅去形貌一个寥寂迷茫的配景。“绝”、“灭”两个字断然否认了配景的一切动态,进一步渲染了诗人眼中谁人冷寂、凝固的世界,这就与下面的“孤舟”、“垂钓”形成鲜明的呼应。这也正是诗人眼中的政治气氛。

关键在于诗中独具匠心的后两句。它描绘了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渔翁在严寒的江上独自泛舟悄悄垂钓的奇景。由于山上鸟飞、路上行人这两个最常见、最一般的动态被“绝”、“灭”两个字断然否认,形成了一个极端寂静、绝对缄默沉静的情形,就使下两句原本属于静态的形貌一下子显得玲珑剔透、隐蕴生机,在画面上浮动起来。

可以说,正是这种以静写动的体现手法鲜明地表达了作者跃动的思维状态。面临其时的政治气氛和自己的处境,诗人并不具有以乐观激昂笔调表达斗志和寄予希望的诗风。

这种以极端夸张的配景陪衬亮相方式存在的思维跃动,才是作者奇特的艺术构想和体现手法。这种手法的运用,是才气的闪耀,也是无奈的选择。由此看来,关于诗人创作时灰心绝望或自强不息的看法都是不全面的。

另一值得深入推敲的是全诗的统篇之句——“独钓寒江雪”。由于诗句《江雪》,加之诗人独出机杼的意境构描,使“寒江雪”这一似实还虚的特写镜头进一步陪衬了全篇的气氛,形成了奇特的空濛遥远而又凄清冷寂的图景,这也误使子女众多评者满怀赞叹之情将它看作全诗的“点睛之笔”,认为它即是全篇的英华所在。其实就作者的心态而言,似乎更偏重谁人似静实动的“钓”字。

就字的本义而言,“钓”是个静态动词,它存在的先决条件是行为主体的主观能动欲望。以渔翁自喻,以面临风雪悄悄垂钓表达自我感受,这既切合诗人其时面临政治逆境期待转机而又无所作为的心理和行为状态,又与全诗以静写动、以景喻情的手法相照应。

就是说,诗人在思想深处也正甘受风雪而默默垂钓着某些工具,这种事物却非单纯的主观争取就可以获取的,它往往更依赖于外界的机缘和来自客观的给予。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晰这一看法。铭述“既退,又无相知有气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穷裔”。

以其时的政治情况和政界老例,“有气力得位者”的“推挽”是完全可以迅速改变诗人的处境的。柳宗元所“钓”者是东山再起的政治情况还是“推挽”下的尚有门径,后人不得而知,然而期盼祈望之心隐于清隽婉约之笔,足见其苦心。这种以静态动词表达心田庞大心态的体现手法在诗词创作中并不乏见,如李煜的“独自莫凭栏”,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辛弃疾的“我见青山多妩媚”等等。

基于上述,可以认为全诗的“点睛之笔”正是这个最能流露心田愿望的“钓”字。它将诗人饱含无奈中隐蕴的一丝期许,凝炼浓缩于一字,在貌似自然毫无异议处表达出来。


本文关键词:赏析,由,《,江雪,》,窥,柳宗元,的,精神世界,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本文来源: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www.huachengdoor.com

Copyright © 2008-2022 www.huachengdoor.com. 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ICP备76519111号-3